大量的财政刺激措施正推动经济前行

过去一年全球和国内经济放缓给澳洲储备银行和联邦政府带来了挑战。

政策制定者需要保持警惕并提供有效和及时的刺激措施。美中贸易战无助于缓解全球经济活动的滞缓。全球贸易放缓对澳洲经济不利,因澳洲实际上是资源(大宗商品,金属),能源和食品出口国。日益增长的教育和旅游业正成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在澳元疲弱的情况下保持良好势头。以往的私营部门投资也有所帮助。过去十年资源板块的资本开支投资巨大,是当时国内经济的一个重要刺激因素,虽然资源投资热潮已经过去,但出口导向型资源板块将从这项投资中受益数十年。此外,企业愈发从这些投资获利,也将使政府受益。

资源热潮之后的住房建设热潮早已时过境迁。过去两年住宅投资急剧下降的部分原因是投资者的信贷条件收紧(审慎监管),皇家委员会整顿金融服务业后对抵押贷款条件收紧以及家庭收入和信心增长有限– 仅举若干原因。

展望未来,需要采取一些及时的刺激措施以缓解下行风险。在财政方面,即将实施的减税措施(政府显然对此势在必行)将在一段时间内提供单一最大的家庭收入增长。此举将有效而快速地带来提高收入的效果(假设参议院通过)。此外,独立的公平工作委员会将每年的最低工资增长率提升至3%(接下来的两年各增加至3.3%和3.5%)是及时的。这些累积增长显然大于通货膨胀,并将转移到更广泛的经济层面。

此外,政府支持的基础设施支出(联邦和州级项目)热潮将在一段时间内继续吸收住房周期性疲软。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前略低于1.5%,债券收益率处于历史低位。显然,低利率环境要求任何时候都保持财政审慎。澳洲储备银行看起来将推行更低的现金利率,部分原因是为了支持劳动力市场并鼓励进一步投资。

这一策略还将支持自主管理养老基金(SMSF)的长期股本投资所带来的股息和扣税抵免。抑制的通胀条件允许未来实行更低利率。总之,家庭收入增长(减税,工资上涨超过通货膨胀率),持续进行的大规模基础设施项目,低企的现金利率和疲弱的澳元,这一系列组合都有助于缓解全球经济放缓对澳洲经济的影响,并有助于推动未来的投资和信心。现正需要参议院的支持以及澳洲储备银行的积极配合。

George Boubouras

CIO  |  Atlas Capital
Director  | Salter Brothers Asset Management (SBAM)


(本文章见于《先驱太阳报》2019年6月7日,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