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息降低是2020年度主题

过去一年的全球和国内经济放缓继续给澳联储(RBA)及政府带来挑战。政策制定者仍需保持警觉,并提供额外有效而及时的刺激政策以应对未来的挑战。这为投资者创造了机会,并反其在审视各类资产汇报预期的同时需考量自身风险承受力。简而言之,投资者需要预估未来一年的收益率甚至会更低,包括股息的降低。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持续下调2019日历年的全球经济增速,由一年前的3.7%下调至本月初的3%。这将是自2008-2009年以来最慢的经济增长速度,给投资者带来挑战。

全球两大经济体——美中贸易战对持续放缓的全球经济活动并无助益。供应链中断已影响贸易流动,其情况加剧使得全球贸易进一步放缓。在全球范围内,这些贸易紧张局势及地缘政治事件影响着商业环境和市场情绪。此外,正在上演的英国脱欧大戏将同时影响英国和欧盟的经济。尽管许多英国脱欧观察员已疲惫不堪,但这种不确定性似乎仍将继续。因此,全球央行将继续推出宽松的刺激政策,以帮助缓冲全球增长面对的下行风险。

全球贸易放缓对澳洲经济而言并不理想,因为它实际上是一个资源(大宗商品、金属)、能源和食品出口国。然而,澳大利亚经济中的服务业部分在过去10年里持续扩张,其教育、旅游和金融服务业正成为经济的主要组成部分,并因澳元走低而持续向好。

同时,过往对私营部门的投资也在很多方面起到了协助作用。过去10年,我们在资源板块投资的巨额资本支出对当时的国内经济起到了重大刺激的作用,虽然资源类投资热潮已经过去,但该项投资将惠及未来几十年以出口为主的资源行业。该投资产生的收益将持续一段时间。另外,政府还将受益于来自该项投资日益增长的企业利润。

在资源热潮之后出现的住宅建筑热潮现已离我们远去。过去3年住宅投资大幅下降的部分原因是对投资者信贷条件收紧(即审慎监管),银行业皇家委员会(Banking Royal Commission)出台后抵押贷款条件普遍收紧以及影响消费者信心等等。展望未来,将需要采取一些额外的刺激措施来缓冲下行风险。

近期墨尔本及悉尼主要市场的中位房价回温受到欢迎,有助于近期降息后的市场情绪复苏,但房价已从高位有所回落。虽然房价是一个非常情绪化的话题,中位房价自前些年的高位下跌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全球投资者所熟知的澳大利亚房产市场的一些极端债务比例问题。

在财政方面,一段时间以来,减税一直是家庭收入增长的最大推动力。这实际上对收入提高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有趣的是,由于家庭倾向于偿还债务及增加存款,大部分减税似乎并没有传递到零售业。未来一年需要更多具有针对性的财政刺激措施,市场预计于2020年5月联邦预算公布之后,会出台一些相关政策。

此外,独立公平工作委员会(Fair Work Commission)于今年较早时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增长率至每年3%(未来两年分别上调3.3%和3.5%)。近年来的累计增长远远高于通货膨胀率,并将转移至更广泛的经济领域。预计此类“高于消费者物价指数(CPI)”的增长将在2020年继续。

在一段时间内,政府支持的基建支出热潮(包括联邦和州两级)也将继续吸纳部分住房周期性疲软。由于10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目前略低于1.15%,为未来项目提供资金的债券收益率普遍处于历史低位。显然,当前低利率债券环境更需要政府时刻维持财政纪律,这也受到全球评级机构的监督。

在货币政策方面,澳联储(RBA)似乎准备将现金利率从目前的0.75%历史低点进一步压低至0.5%。许多评论家指出,低利率的边际效应正在消失。这个观点虽然合理,但刺激政策仍是必要的,且澳大利亚最终也将赶上其他主要经济体开始应对一系列挑战。低利率将支持劳动力市场,并有助于鼓励进一步投资。这还将支持目前进行的长期自管养老基金(SMSF)股票投资的股息(将被削减)以及非常宝贵的可抵扣税额。温和的通胀环境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为未来利率水平进一步降低创造了空间。这变相使得贷款家庭以更快的速度提前偿还债务,也将进一步减轻了现有抵押贷款家庭的负担。家庭储蓄也将增加。

总而言之,家庭收入增长(减税、工资增长高于通胀率)、正在进行的大规模基础设施项目、甚至更低的现金利率及更低的澳元,这些因素的结合有助于缓解全球经济放缓,并继续推动投资及市场信心。今年迄今为止,风险资产(股票、次投资级债券、对冲基金等另类投资)的回报率强劲(约20%)。投资者实际上在今年前10个月就获得了两年回报。较低的回报预期是可取的,进行一定的获利了结也是审慎的做法。除非全球刺激政策更具前瞻性且更为激进,否则股息将被削减,波动性将进一步加剧。由于预期波动性较高,您须对您投资组合及时反馈。对于长期投资者(投资期限超过5年),尽管面临一些挑战,他们仍需要在未来的周期内进行投资。

 

George Boubouras  | 桉腾资本首席投资官